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家族みたい? 「ギンヒツ」 

N久不写漫画同人的我在娘的鞭策(?)下搞出了这么个东西……
内容如此不明不白真不像我的风格~自爆

过敏者就自动跳过吧~笑



家族みたい?


日番谷醒来的时候,乱菊仍旧用那副与外表极不相符的不雅姿势在十番队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浓烈的酒气让日番谷把眉皱的更厉害。
真是的,自己怎么会摊上一个嗜酒如命、酒品又差的副队。改天向山本老头提议把乱菊和八番队的副队换一下好了,反正八番的京乐队长也是个酒鬼,让他们两个凑一块儿喝个痛快算了。这样一来也不用一天到晚看到那个惹人嫌的三番队长,仗着自己和乱菊是青梅竹马,就一直往十番跑,当我这个十番队长不存在啊。
忿忿地想着,手里的印章也像和公文有仇似的敲得“砰砰”作响。
“好吵……”被吵醒的乱菊在窄小的沙发上翻了个身,正打算继续睡时,被突然间充斥了整个房间的巨大灵压吓得完全清醒。
熟悉的灵压显然来自坐在办公桌后的自家队长,与以往不同,灵压中充满了愤怒。偷偷抬眼看了一下队长……
天哪,这的跟锅底似的脸……是谁又欺负他家小桃了?今天还真是不走运……等一下,为什么一早醒来就会看到队长?啊,这里是办公室啊……办公室?!
“队长……早上好……”心虚,冷汗不停地流。
“松本,酒品这么差,不会喝就别喝这么多,别指望下次我还会来接你。”继续盖印章,头都不抬一下。
“对不起,队长。”唉唉,小小年纪就这么严肃,真不可爱。
乱菊起身理了理衣服,正准备告辞,却突然又感到一阵再熟悉不过的灵压,而自家队长的灵压也在同步上升中。
“松本……我是不是该向上面申请把你调去三番队?”
“队长你真是会开玩笑……”尴尬的扯了扯嘴角,笑的比哭还难看。
哼。三番队长如此频繁的来探望你,调你去三番岂不皆大欢喜?
“队长……”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腰的小孩忿忿地扔下印章和公文往门口走去,乱菊觉得心力交瘁。
感到讨厌的灵压越来越近,日番谷握住冰轮丸的手也越来越紧,关节泛白。
开了门,便对上那副万年不变的笑脸。
“你们慢、慢、谈。”头也不回,拳头却已握得嘎吱作响。
“哎呀呀,现在的孩子都不懂怎么尊敬前辈了呢……日番谷队长。”
“那还真是失礼了,三番队队长市、丸、银。”两人的灵压在无形中相互压制着对方却又挑衅味十足。
当路过办公室的十番队员们以为这两位不知为何关系总是极其恶劣的队长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十番队队舍改造活动”时,乱菊的出现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市丸队长,这里毕竟是十番队,您这样释放灵压会给我们的队员造成困扰的。”巧妙地走到市丸和日番谷的中间,暂时缓解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说乱菊啊,你什么时候对我这老朋友这么见外了?以前每次来你都会给我泡茶呢~”市丸微微露出抱怨似的的表情,假惺惺的模样谁都看的出。“Ma~反正今天也不是来找你喝茶的,是有正事。”
正事?谈情说爱也算正事的话那他市丸队长岂不是要天天忙到底朝天了?在心里强烈鄙视了一下某人后,日番谷决定眼不见为净。
“哦呀,日番谷队长怎么走了呢,这样我可没办法向上面交待呀~”
“有什么事你就快说!”整天绕圈子讲话,这人累不累啊!
“早上九点,所有队长与副队长在一番队大厅集合,有重要事宜宣布。啊,顺便说一句,现在是九点四十分~”看到日番谷起疑的表情,市丸便转向乱菊,“呐,乱菊,你们队长为什么对我戒心这么重呢?这样我自己都要开始怀疑自己的人品了呢~”
你还有脸提“人品”这两个字?!日番谷恨不得当场一刀剁飞了他。
“那我们为什么没有收到地狱堞的通知?”夹在两人中间的乱菊为了防止自家队长发作,紧接下话题。
“就是因为你们那只地狱蝶迟迟未归,等了半小时也没见你们来开会,大家就派我来看看咯~”悠哉悠哉的口气好像开会是明天的事情一般。
好死不死就偏偏派你来?鬼才信你!
“好了好了,队长,我们快去吧,不然会被山本老头罗嗦啦!”
于是十番队员们有幸看到了一副温馨又诡异(?)的画面:十番队队长一脸不情愿地被副队长推向门口,而三番队长却悠闲地走在两人的后面。
又于是,有人忍不住感慨:好一副和睦的亲子出游图啊~

“呐呐,乱菊,有没有听到刚才你们十番队员的话?”
“……”银,拜托你别再害我了,算我当初交友不慎行了吧,乱菊欲哭无泪。
“说我们像一家人呢~”
“市丸队长!”乱菊危机感骤。
“也难怪……我和日番谷都是银发,和乱菊你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市丸队…长…”
“而且日番谷队长的个子又小……”无视日番谷渐渐上升的灵压,市丸依旧陶醉(?)在美好的“亲子图”中,“的确很像一家人啊~”
完了,居然戳到自家队长的死穴,看来今天你死我伤在所难免。
“市丸银,我杀了你!”毫不犹豫地拔出冰轮丸,毫不犹豫地砍下去。
轻松地用神枪接下日番谷的攻击,用瞬步移到了他的身后。
“哎呀呀,干嘛这么生气,小孩子还会长高的嘛~”
“我长不长高不用你操心!”转过身举起冰轮丸再次砍下。
“只是因为被踩到痛处而发出的攻击对我没有任何威胁哦~”市丸单手抓住日番谷握刀的手,将冰轮丸制止在距自己左耳五公分处,但由于受到灵压冲击而飞扬起的发丝还是难逃一劫,几缕银发应声落下。
“混蛋……”手腕被对方紧紧抓着,动弹不得。
“哎呀呀,只是说到身高就拿着冰轮丸到处乱砍,日番谷队长是不是因为缺钙所以容易生气呀,也难怪长不高了啊……”
“可恶!你住口!”
促狭的笑容在市丸脸上蔓延开来,嘴角像是要弯到耳根般呈现出夸张的弧度。
“日番谷队长,市丸队长!拜托你们住手!再不去一番队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乱菊的话稍稍唤回了日番谷的理智。
“市丸队长,请放手。”挣扎了几下,总算是从钳制中解放出来,接着一个瞬步就闪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乱菊,还不快走!”
“是,队长!”
于是,只剩市丸站在原地,一脸诡异的笑容。慢慢将手伸进衣袖,不慌不忙地取出什么东西。
摊开手掌,是已变成碎片的地狱蝶。

“我会等你长高的哦,日番谷队长~”

fin

2005-11-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1/11 18:27] 写作无能星人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ountd5.blog19.fc2.com/tb.php/34-acab36f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