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因为娘懒,所以没有题目||||||[813] 

娘的文比我早一步写完 我们真是互相鞭策啊哈哈(有吗?)
话说我也是很喜欢八叔十三姨老夫老妻温馨的感觉啊~~~
不需要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 淡淡的就很美啊……
813的文也许就应该像浮竹爹爹那样纯净幽雅~~

我废话真多,接下来就是正篇了~~




以下 All by 尤尤


我实在是受不了暗的八叔啊~我觉得八叔就是对十三姨最最温柔的人。

风扬起花和服的衣摆,脚下的落叶踩上去咔嗒的响,春水扶了扶斗笠,看着阴沉的天。“又是讨厌的秋天了啊~”他说。秋天这个季节天气那么多变乍暖还寒,昨晚一觉醒来只觉得被子里到处都是凉意,就不禁地担心起十四郎,他添了被没有。这个季节他总是咳得特别厉害,听得春水心头一阵阵的紧,虽然知道他也就一直这样了,但春水还是希望他安分些好。
这条路真是闭着眼睛也能走到的啊。春水笑。
老远就看到十三番的两个副队正在精力旺盛的斗嘴。这两个人还真是没完没了啊,不过还好,他们对队长是崇拜的很,而且也照顾的很。当然,绝对没有我好啦,春水想。
还没走上台阶,纸门已经被打开。那个人,笑容温和地立在门旁,长长的银发被风吹起。“很远就感觉到你了啊,京乐。”
“十四郎还真是与我心有灵犀呢~”春水坏坏地笑,走上前去。
“呵呵,因为只有你一身酒气啊。”
春水推浮竹进去,拉上门,开始数落:“我说,十四郎啊,这么风大的天,你穿的这么单薄在外面晃什么晃啊?还嫌卯之花队长不够忙吗?”
“我哪有那么体弱多病啊,咳咳咳……”还没抗议完,浮竹就已经不争气咳了起来。那厢春水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浮竹虽然摆出恼怒的表情,眼眸里全是笑意。
“小椿,小椿~”春水唤着,“生个火炉来吧,夜里凉。”(汗,秋天就生火炉,冬天咋办呢?对了,冬天就把山本老头的“流刃若火”拿来,偶真聪明^^)
清音在一旁委屈着:“队长,我做什么啊?”
浮竹笑笑(生活在浮竹大人身边一定永远是明媚的春天啊T T):“去给京乐队长拿壶酒来吧。”
“还是喝茶吧,一个人喝酒寂寞的很啊,十四郎喜欢喝茶,我也喝茶。”
“京乐,其实我比较喜欢喝药啊~”
“啊?!这样啊,还是喝茶吧,把你的药喝了,会被卯之花队长杀了的。”
淡淡的绿茶,竟然也喝出了浮竹身上那种药味,好闻的药味,像浮竹一样干净的味道。
窗外天已经了,似乎还有些许雨,门外的竹林沙沙的响,昏暗的烛光下,两人坐在火炉边,沉默着喝茶。
“十四郎啊,十三番真是太冷清了啊,连人气都没有的。”
“是啊,自从海燕走了之后,十三番队就再也没有热闹过了啊(海燕大人,对不起啊T T,我又拿你挂了的事来煽情了,原谅我的无良吧~)以前有海燕的时候,每天都很吵闹呢,海燕这家伙,莫名的精力无穷啊。”
春水懊恼的厉害,实在是不应该再让浮竹想起这件事。他还记得那个雨夜,浮竹惨白的脸色,淋漓的鲜血,濡湿的头发,那样的崩溃在他面前,满脸都是无声的泪,然后一病不起,调理了很多天才逐渐恢复。那些日子,浮竹不断的咳嗽,不断的噩梦,很多时候都是呆坐在暗里,连话都说不出来。春水每天都来陪他,有时候拥他入怀,只觉得浮竹全身冰冷,不住的颤抖,春水真的很心疼,恨自己为什么没能阻止那场悲剧。
他看着身边的人,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他又陷入了恶梦般的回忆。
春水的手搭上浮竹的肩,沉沉的说:“十四郎,你总是在我面前因为别的男人而露出难过的表情,我看了真是很不舒服呢。”“京乐……”浮竹总是很感激春水能够及时把他拉回现世中。“十四郎,我知道我的小心眼很讨人厌呢,我自己也很讨厌,让你困扰了吧?”“我说困扰你会改吗?”“不会,你知道的,我改不了。”“你这家伙……”
“京乐,我想去救露亚。”
“呃?”
“我已经失去海燕了,我不能再失去露亚了,这一次不能再被那些所谓的高傲和尊严束缚,而眼睁睁地看着无罪的人无辜死去。”
“十四郎,这样山爷不会放过你的啊,再说,处死那孩子是中央四十六院的决定啊,你确定要去抵触吗?”
“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这种处罚太仓促也太奇怪了。”
“嗯。”
“京乐也觉得了?实在是蹊跷,所以不能让露亚这样莫名的被处死。”
“十四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会成为十三番队的罪人,你也许会死。”
“呵呵,京乐,又不是没死过啊,再说与其让这个病无休止地折磨下去,也许灰飞烟灭是更好的归宿,我只是想拜托你,帮我照顾好我的部下,别让他们牵连进来。拜托你了,京乐。”
“呜呜,十四郎,难道你要弃我而去,丢下我一个人?”春水夸张地抹泪(八叔真是太可爱了啊,心理描写又回来了~)
“京乐,正经些好吗?我是很严肃的把我的部下们托付给你。”(可怜的小椿和清音,要从超正直的人手里沦落到超不正直的人手里了)
“十四郎交待的事情,就是把命豁出去了也要做到啊。”
“多谢了,京乐。”
“你真是个固执的家伙呢,明明是飞蛾扑火,也还是要去。不过,”京乐突然浮起笑意,“也许压根就没有你表现的机会呢。”
“呃?你是说那些旅祸吗?那天我看到那个橘色头发的家伙,他的灵压很让我惊讶啊。”
“真是一群有着奇怪力量的旅祸,昨天我还跟其中一个交过手。”
“京乐,你没把他……”
“十四郎,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残暴的人吗?”春水作委屈状。
“是好色又无耻,喂,你别凑过来!”
“呜呜,好冷淡啊~”(八叔你真是太可爱了啊~)
“京乐,我真不明白白哉,以前他总是来拜托我不要分给露亚有危险的任务,可是现在自己的妹妹要被处死了,他却那么无动于衷。我真是很气,难道他心里只有那所谓的贵族的尊严吗?所谓的家族尊严会比亲人的生命更重要吗?”
“白哉那孩子啊,别把他想的那么无情。我想他是有苦衷的。妹妹犯下罪行,本该最信任的副对对自己拔刀相向(大白白,这才是你生气的原因吧,白恋王道是尸魂界永远的真理!)我想他其实也是很痛苦的吧。”
“雨越来越大了。”
“就是啊,秋天的雨下一场冷一场了(我怀疑那地方到底有没有季节),十四郎,夜里冷吗?”
“还好,我会记得添被子的。”
“不要着凉了哦,不如请我来给你暖床吧?”
“京乐!”
“雨太大了啊,让小七绪来接她又要怒了,让我留下来吧。”
“我让小椿……”来不及抗议,浮竹无奈的看着那人已经大剌剌的躺倒在自己床上。
罢了罢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他赖在这里了。浮竹叹口气去铺开被子,(十三姨真是贤惠~)却被一把拉住失了重心,跌倒在床上。(哦活活~我真想用散落这词~)
春水圈住浮竹瘦弱的身躯,手指穿过那细长柔软的银丝。
“我说十四郎,这头发是为我留长的吧?”(原谅我这八点档的RP情节吧~)
“你想的美!”
“我记得还是在真央的时候,那天午后我揉着你的短发说十四郎这么好的头发不留长真是可惜呢,我很想看呢。从那以后,你就一直没再剪过头发了吧,十四郎,你的头发又柔软又温和,就像你一样。”
“京乐,你的妄想症……”话还没说完,嘴唇已被堵住。(谁都能看出这是kiss吧)
窗外的雨声渐渐模糊,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此时此刻能在这个人身边,就已心觉知足。


哦活活~END了,没有后续了,各位大人就表往下想象了,我是超纯洁超正直的小孩。我喜欢老夫老妻的八叔十三姨~好想有个人来暖床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5/11/05 19:19] 写作无能星人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countd5.blog19.fc2.com/tb.php/33-721fe6f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